今天是:
您現在的位置首頁 > 鐵路文藝

天蘭老人話天蘭

2019-07-11 08:07:02來源:用戶投稿作者:州

每天傍晚時分,夕陽余輝中的天樂苑小區,總見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,在女兒的攙扶下緩緩散步。老人雙目失明,父女倆步履緩慢。我見了老人總會陪他聊上一會兒。老人問我:“你是誰呀?”我回答:“張福平。”“哦,你是寫段志的小張埃”我們走走停停,聊聊說說。他是90歲高齡的離休老干部、天(水)蘭(州)鐵路老人杜連甲。他說,現在他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了,但天蘭鐵路的70年滄桑巨變,他歷歷在目。

杜連甲經歷了新中國成立初西北鐵路干線工程局修筑天蘭鐵路時期,經歷了蘭新鐵路創業發展時期,又見證了原鄭州鐵路局天水鐵路分局、原天水鐵路局的初期管理及原蘭州鐵路局的歷史,目睹、經歷、參與了西北鐵路幾十年的發展,是真正的天蘭老人。

杜連甲于1945年3月參加鐵路工作,考入濟南鐵路大廠當學徒。5個月后日本投降,國民黨派員接收了鐵路大廠。1948年濟南解放,鐵路大廠回到人民手中。1951年底,21歲的杜連甲響應國家支援西北鐵路建設的號召,積極報名,投身到西部開發建設的大軍之中,和大廠10多名有志青年來到天水,進入西北鐵路干線工程局北道埠機務段,當起了機車檢修鉗工。

老人雙耳稍微失聰,但思維清晰。他操著濟南口音大聲對我說:“那年歲末,我們來到天水時,機務段去人到火車站迎接,領我們到機務段。機務段那時非常簡陋,但有王世泰題詞的‘蘭局機務第一段’非常鼓舞士氣。段里的任務,一是保障機車質量,修好火車頭,二是為天蘭鐵路筑路運送工程路料。我們進機務段頭天晚上睡在一處臨時帳篷里,每人發兩根枕木,并起來當床,上面鋪個草苫子,再鋪上我們自帶的被褥。夜里聽著外面呼叫的西北風,我們度過了扎根大西北的頭一個夜晚。”

“還有天蘭鐵路上跑的機車,各種型號的蒸汽機車我都修過。”說到這里,老人臉上露出自豪的表情。“我在天水機務段工作幾十年,修過各種中外蒸汽機車,有日本的蒸汽機車系列,有德國的、荷蘭的,還有前蘇聯的,再就是后來國產的解放型、建設型、上游型、人民型、前進型機車。”老人如數家珍地說。“1956年5月,我們第一包修組還榮獲鐵道部授予的‘先進包修組’稱號,那真是光榮埃我在機務段當過工長、領工員、技術員、工程師、工廠主任、計量主任、設備主任。”此時,老人略帶遺憾地說,“我退休時,天蘭既有線電氣化改造通車,國產電力機車韶山1型、韶山3型沒修過。我們當年機車檢修是包修制,現在是‘長交路、集中修’,省人工省機車,好1

提起現在的火車速度,我們的記憶一下子又被拉回到了當年。杜連甲不無感慨地說道,西北解放前,鐵路僅通到天水,當時還是“三天塌方、兩天掉道”的情況。臨解放前半年多,火車徹底不通了,連在建的天水、蘭州鐵路也早早停工了。當年,他們一群熱血青年從濟南來天水,先坐客車到寶雞,再換乘西干局開行的客貨混編零擔車。從寶雞到天水,他們走了兩天一夜。1952年9月30日上午,天蘭鐵路通車時,在天水站召開的3萬人慶典大會上,他們精檢細修的火車頭擔當首趟慶典列車牽引,火車單程就要跑30多個小時。后來幾十年間,鐵路改道,火車多次提速,天蘭鐵路單線變雙線,壓縮到現在4個來小時。“現在我的眼睛看不見了,但耳朵還能聽見。我經常聽廣播,孩子們扶我出來散步遛彎,我經常和退休的老伙計們聊天。現在,寶蘭高鐵開通,天水到蘭州只要一個半小時。天水到寶雞,40多分鐘,你說快不快。”他自豪地說。“快,中國速度,快1我回答說。

“我們趕上好時代了。”杜連甲老人說,“當年和我一起支援西北的工友們,很多人都不在了。我要好好活著,享受改革開放帶給我們的新生活。”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所轉載內容之原創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。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場。

鐵路資訊

鐵路風景

牛牛街机 game850棋牌下载苹果版 大富科技股票最新消 佳永配资 辽宁娱网棋牌下载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欢乐真人麻将旧版2016 注册送分的电玩可下分 新上市股票怎么抢 棋牌游戏哪个平台最 股票大涨前要跌 神人斗地主老版本 股票大盘分析 乐棋棋牌 捕鱼棋牌游戏手机版 信托理财产品风险大吗 网上捕鱼游戏能赚钱